撩妹实战案例:阅尽繁华的专机空姐,竟然给我一个耳光

这篇文章是:冲上云霄,我和我的空姐女朋友(一) 的下半部分,有些故事未完待续,有些人离开了就不再回来。
美好就在今晚开始失控
视频里的她双手狠狠扣在酒店的落地窗上,面对着世界之窗在玻璃上呵出一大片雾气……
“这些回忆就让它保留在今天吧。”看完刚刚我记录的视频,房间里安静地只听得见我们说话的声音。
我单臂搂着她,她轻轻压在我的肩上,手机里播放着薛之谦的歌。
“你知道吗,有故事的人都不敢听他的歌”,她声音很软期待着我的共鸣。
“不知道你是否常常感觉到,初闻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。”有时,灵魂的共鸣胜过一百句情话。
“赶紧删掉视频吧,这是对我起码的尊重,我的空乘行业也非常注重名誉的。”
“好,你撒个娇,我立马照办。”
“好啦,明天带你去吃我发现的私厨,我一般只一个人去的哦!”显然,我打入了她的心。
“yes madam !”我笑着回答。
其实每个人在热恋时都恨不得把所有的细节经历都记录下来,念旧也好缅怀也罢,我最初并没有想太多。
当我把三个视频逐一删掉时,意外发生了。
手机相册前一张自动补位出这样一张截图。
她和大部分女生一样,平日里再优雅温婉,面临失控也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她扫了一眼屏幕,脸色大变,神情里交织着诧异、焦急:
“你这张聊天截图什么意思!你是不是把我们的照片视频上传到什么网站上了!”
气氛伴随着慢慢降临的夜色更加凝重了,说实话我当时很懵:
“我没有传到网站上,其实…你懂得…这都是男人之间相互吹牛的虚荣心,会夸大其词,图个口嗨,其实并无恶意,也没有有发视频,只是提了一嘴。”
“你认真回答我!你到底是干什么的!你这几天到底做了什么?”她从沙发上簌地蹦起来,已经快被急哭了。
“你冷静,听我解释!我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!”我实在不想欺骗她,此刻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怎样让她情绪稳定下来,怎样将伤害降到最低。
“我是一个约会教练,帮助男性解决情感和单身问题的。但我从不把那些色情的东西当作卖点。我单纯地只是想记录我们在一起每一个美好的细节而已……
撩妹实战案例:阅尽繁华的专机空姐,竟然给我一个耳光一个巴掌彻底扇醒了我。
啪,还没等我说完,我的脸上就招来了她的一个五指印。
“你到底做了什么没!”她在沙发边近乎歇斯底里,毫无逻辑地重复质问着我。
我也从来想不到,一个文质彬彬的空姐竟有这么失控的一面。
我扶了下被扇歪的眼镜,心想:
“完了,今晚公司有事还得连夜滚回长沙。但是我现在不能离开,至少要安抚好她的情绪,不能带给她伤害。”
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,一脸歉意地看着她:
“职业上我是一个约会教练,但我也是个男人,我有感情,我喜欢你是真的。
难道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所有的细节你都没感受到吗?
你现在可以仔细回想我们相处的一个多月,我有没有丝毫套路你或者心怀恶意的痕迹?”
她强压了一波怒火,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等一切交代清楚后,她慢慢放松下来,除了脸上写满了冷漠:“跟我下去买点酒吧。”
我对她的隐瞒就此一点。
对于每个女生,我都愿意真诚相待。
比起满脑子污秽,我更享受与女生约会,互动的过程,以及彼此欣赏带的喜悦。
我想逃离,她却敞开心扉
”我陪她在酒店楼下的进口超市,全程我跟在她后面,没说一句话,她走路也不再生风,脚跟重重着地。
回到酒店,她坐在夸大书房的座椅上,开了一罐啤酒,开始肆意的在我面前抽烟,前几天她还会背着我偷偷在厕所抽。
第一支烟燃尽,她把烟嘴狠狠杵在烟灰缸里。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,她喝酒易醉。但此刻,满满一罐已经见底。
点燃第二支烟时,她开口说话了:“我谈过三个男朋友。”
“第一任是个香港人,年纪比我大好几岁,我们谈了好几年。曾经我对他并没有爱意,可是他很执着地对我好。
看我天天吃航空餐很憔悴,他就隔三差五就带我去吃燕窝、鱼翅、鲍鱼,在他面前我简直是毫无自理能力的女儿。
他害怕我在上海过得很苦,准备卖掉香港的房子给我在上海买一套。
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对等的关系开始变质。但他还是隔三差五地飞来跟我呆在一起,我们相见的次数可能比一般同城的情侣还要频繁。”
一口气说了很多,指尖的烟也燃了一半,她又罐了口啤酒,我知道她已经有点高了。
此刻,我唯一能弥补的就是听她宣泄压抑在心里的情绪,顺便给助理发去信息:“帮我看看今晚回长沙的票,我准备回去了。”
此时手机电量13%。
“最后他飞来见我的那天,我们吃了顿饭然后去看电影,看到一半我心里特别难受,给他说了声‘我们再也回不去了’,说完后我径自离场。”
“当我上了的士透过车窗看见他落寞地从影院走出来时,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仿佛被全世界遗弃。我没控制住自己,哭的很惨,直到他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”
“虽然我知道后面几年他一直变着法子在找我,但我也一直没让他轻松找到。”
第三罐啤酒已经见底,她又吸了一口烟,激动的情绪渐渐平缓。
我见她心情有所平复,接着她的话说到:“嗯,感情的开始,并不是盲目的自我感动。”
那位香港前任的盲目付出在各位兄弟之间似乎都多少找得到影子。
他的好是一种廉价的好,这种好会让女生肆无忌惮地消耗、磨灭感情,变成一种“衣来伸手”畸形的相处模式。
同时,它也是一种道德绑架:“我对你这么好,你享受了这些就应该永远属于我,凭什么要离开我?”
这会使得女生毫无喘息空间,最终的离开也成了必然。
“我很珍惜我现在拥有的一切,平常我做事非常认真,严谨,从小的家庭教育让我不得不很体面地活着。从大航班的空乘到专机空乘,我完成了同行看起来比登天还难的事,这些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。”
在她心情慢慢平复的同时,助理回了我的信息:“票没有了,最早只有明天的了,你看要订吗。”
看着手机仅剩8%电量,我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借我充电器用一下吧,我怕待会儿出去定酒店手机没电直接关机。”
临走前她竟说了这样的话
“这么晚了,你去外面干嘛?你今晚可以暂时留在这里,明天走吧。”三罐啤酒已经熏红了她的脖子根。
我十分诧异:“那…我睡沙发,你睡床?”
我连忙按住她的情绪,就像堵住爆掉的水管一样,想不到我也有脑子卡壳的时候。
她却意外被我这句话逗乐了:“难不成…你还想睡床?”
我心里有点难受,同时我走到她身边一把抱住了她。
“你生气是因为你觉得我不认真,可你没赶我走,我知道你在意我,我也是!”
很多人觉得,女人生气时就是可怕的老虎,不敢去触碰,应该赶紧逃避。
然而再可怕老虎也有想要“依靠”的时候。
我的行为并不是单纯的无脑冲动,她没赶我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还是喜欢我。
作为男人在这种时刻更要进行主动的情绪带领,用行动表达态度。
事实上,她也确实没有挣扎我的拥抱。
破裂之后的灵魂交换
那晚抱着她不松开,我的社交直觉告诉我:我们的关系不再和以前一样了,就连前两天那种唯美的感觉也不复存在。
虽然抱在一起,却各怀想法,原本的亲密正在逐渐走失。
漫长的一夜我浑浑睡去,睁眼迎来第二天的太阳。
我温柔地环抱住她思考许久:“我不想走了,我想陪着你。”
一方面想用温柔陪伴来弥补,但更多的是舍不得她。
我记不得她当时说了什么,大脑当时只能正常拣选,她是否有透露让我留下来的只言片语,其他赘述都没太听进去。
她是个情商很高的女人,她知道我本性善良,也留恋跟我在一起的感觉。
就像她后面告诉我的:
其实你本质不差,你是一个比较善良,单纯的人,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很开心,很放松。
她开始经常坐在落地窗前发呆抽烟,让我觉得心疼又陌生。
她经常会在气氛平和时,突然拉下脸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她的反应不是对我不信任,而是种淡淡的惋惜,带着杯弓蛇影的阴郁。
我一直尝试和她沟通,她也很乐于在这种时候,跟我聊与我们自身相关的事情。
因为多了解我一点,对她的心理来说,就多一份防止东窗事发的保障。
我们像没见面前那样,碰撞着价值观,而是小心地交换着灵魂。
接下来,她偶尔开始过来挽我,失口叫我老公,我们也会聊很多开心的事,也会像往常一样出去觅食。
 
(旱鸭子的我看着她在泳池的蓝天碧海中翱翔)
期间,我一直不停地跟她传递自己的观念,包括职业。
这项职业虽然饱受社会诟病,但它毕竟是个新兴行业,行业的不成熟以及暂时的鱼龙混杂和人们观念的陈旧,羁绊着它的发展。
但我相信它是一个很符合市场需求的行业。
就像断臂的维纳斯,起初裸露乳房的上身受到了教会人士的强烈反对,但时间让它成了瑰宝。
某天我们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她神情突然落寞:“老公,你当时为什么不争取下我,发生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好好跟我道歉,或者像那些男人一样,来哄哄我给我一个定心丸一样的承诺?”
我看这她,凝视着她的眼睛:“我错了,我不该做伤害你的事情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。我希望我们好好在一起。”
其实,承诺和远大的期望最后如果食言没能兑现,带来的伤害可能远超当下你平淡输出给女生造成的短暂失落。
所以一直以来,我很少对女生随意做承诺,做发誓这类我认为没有太多意义的事。
虽然我是个约会教练,但我从来不主张我的学员,用哄骗的方式和女生保持(发生)关系,真实的人往往走得最远,欺骗早晚人设崩塌,害人害己。
许多人觉得我们的职业风光无限,当你把情感、约会当作工作时,你往往会发现爱情的无奈要比美好多得多。
还剩两天,她却提前走了
不知不觉,我们相处到第八天,临近离别的气氛让人窒息,而她今天有个临时加急的晚班。
当她似重似轻关上房门那一刻,我的心突然悬空了,好像她再也不会回来一样。
那天,我看了很久的手机,不知道几点才睡着。
原来我也会怕。
隔天早晨,她回来了。
怀着说不清的心情下楼去接到她,一切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。
她拉着通勤箱、穿着制服、脖子上的丝巾更显气质,从晨光中向我走来。
我满怀欣喜地站在原地,像个孩子一样面对这个美不胜收的场景。
到了酒店,她优雅地摘掉发髻,轻轻地甩了甩揉在一起的头发,镀金的制服纽扣,极致优雅,让人窒息的美。
她躺在我怀里,我用力的抱住她的肩臂,放肆自己去感受着她重重的呼吸。
恋爱中,走心的人,总是对若即若离的回归感到患得患失 。
到了最后一天,她早班机,先于我离开了。
临走前,我最后一次看她认真地打理着制服上的各个细节,金色的纽扣,光亮的丝巾,干练的发髻,以及娇艳的口红。
“你继续休息吧,我知道你肯定没睡够,我会告诉前台把房间延时到下午两点。”
临走前,她留下了最后的温柔。
房门关上,身影残存。
我的心很慌,早早地起来,搜索我们在这个房间的痕迹:
慵懒的沙发,严肃的书房,让我血脉喷张的落地窗、厨房、餐厅、浴缸,还有她扔在垃圾桶的牙刷,她的影子簌地出现在每个角落,又瞬间消失……
我也不知道是否巧合,打开手机随机播放了一首歌:
我想摸你的头发
只是简单的试探啊
我想给你个拥抱
像以前一样可以吗
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
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
我只能扮演个绅士
才能和你说说话
落地窗前仿佛又出现了她的身影,我伸手去触碰她的脸,但最后什么也没能抓住。
原来薛之谦唱的就是我和她。
去机场的路上,一幅幅熟悉的风景一闪而过,街边一个巨大的广告拍写着“大特价!只要2000万,别墅即可拥有。”
10天的感情就像这个别墅,虽然它已经用十分简单粗暴的方式做促销,但我还是拥有不了它。
尾声
回到长沙时,我就像一个游魂一样活着,与合伙人谈事很容易走神。
晚上室友在我跟前煲电话粥秀恩爱,我的胸口很堵,甚至想拿小板凳呼死他。
我几乎无时不刻在克制自己想她。最终克制失败,给她发去了信息:“你在干嘛?”
她郑重其事地回复:“林晋,你要知道我们已经分开了。”
“没事,我只是想把你之前要我身上的那件同款t恤寄给你,你把你的地址发我吧?”
 
过了很久,她发来了她的地址。
有且只有一个地址,再无其它。
她不爱使用任何社交软件,香港人和她失联,也是因为唯一信息就是她的地址和电话,而这些东西一换,就算再怎么努力,都找不到她了。
也许彻底断开、不再纠缠,才是对“分手”最好的交代。
某天,室友又在我面前煲电话粥秀恩爱。
我略带感伤,同时愤怒。
拿起小板凳准备招呼他之余,我突然接到一个视频电话,是她。
当看到有她头像的视频对话框弹出时,甚至不敢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
随即强压兴奋,故作镇静接起视频:“喂?”
视频里的她脸红红的“我喝酒了,现在刚走到酒店门口。”
然后立马就是一串她在跟前台交谈的我听不懂的英文,“我在check-in,先挂了,等我进了房间再打给你。”
我们有多少温柔,何必一次就用尽?
……
文丨Aric
文字编辑丨小丑、凉子

原创文章,作者:恋爱技巧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rarm.com/24575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